• <menu id="seeuc"></menu>
    <nav id="seeuc"></nav>
  •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學子風采 > 正文

    學生天地

    瓊姿煒爍,曜若星辰——專訪外語學院男子排球隊隊長陳煒煒

    發布者: 發布時間:2016-04-01 瀏覽量:

    正處三月的尾巴,雖然凜冬的寒氣還未完全褪去,初春的暖意已經踩著遍地落櫻伴著鳥語花香款款而來。和著萬物生長的氣息,武漢大學“火炬杯”學生排球賽奪目開賽。經歷了小組賽四場全勝、四分之一決賽輕取計科、半決賽憾負信管的歷程后,外語學院男子排球隊在全場觀眾的吶喊聲中以一場酣暢淋漓的勝利勇奪季軍,獲得了近四年來“火炬杯”的最好成績。比賽結束后,全院上下歡欣雀躍,第一次在宋卿體育館目睹我院男神風采的同學們更是發出了“一場火炬杯、怒刷存在感”的感嘆。當晚,“外院人”微信公眾平臺以這樣的語言評價這次比賽:“身為外院人,今日男排的勝利我們與有榮焉。誰終將聲震人間,必長久深自緘默。誰終將點燃閃電,必長久如云漂泊。”這一季,注定會開啟外院男排的又一段燃情歲月;這一回,注定會成就更多外院人的驕傲與自豪。

    比賽結束的幾天后,在一個溫暖的午后,我們有幸采訪到了這支隊伍的領頭人,外語學院男子排球隊的隊長,2012級法語專業的陳煒煒同學。煒煒的聲音深厚而低沉,像一管演奏爵士樂的薩克斯,娓娓道來,向我們講述了一個關于陪伴、關于傳承、關于堅守、關于希望的故事。

    “雖然沒能進入決賽,沒能實現最初的心愿,但我們不會一直沉浸在悲傷里。排球于我們而言,是一份事業,為了他,不管遇到怎樣的困難,我們都不會輕言放棄。”

    我們的采訪從今年的火炬杯說起。談到與信管的那場半決賽,煒煒認為,我們的技術特點沒有發揮出來是主要的原因。“我們都太想贏了,隊員們有些緊張,配合打不出來,動作也有些變形了。比賽中其實我們并不是沒有機會。在第一局有一段時間我們追趕的勢頭很猛,第二局開始其實勢頭不錯,也曾經領先過,但是我們最終還是沒能把握住。”今年,外院男排的7名上場隊員中,有6個畢業生。除了主力副攻孫斐已經確定留下來讀研以外,劉莫塵、周熹、蔡明陽和劉洋都將在6月離開武大,煒煒自己也還在等待考研復試。而他們的這個陣容此前兩年飽受傷病困擾,一直沒有能夠取得理想的成績。今年,是他們這撥人最后的機會。“出乎我的意料,輸給信管后,周熹和劉莫塵出奇地平靜。只是在離開宋卿時有看到劉莫塵的眼眶有點紅了。但其實我那個時候真的不敢看他的眼睛。事實上,輸球后是他們一直在安慰我們。”說到這兒,煒煒的言語中透露出不可名狀的難過。輸了信管,意味著他們已經沒有希望去爭冠軍了,低氣壓籠罩著整個球隊。然而,面對第二天即將進行的季軍之爭,他們還是做好了充分的準備。

    “和遙感的比賽那天,現場來了很多外院的觀眾,他們從頭到尾都在為我們吶喊,那種感覺是我以前打比賽從來沒有過的。比賽剛開始時,我其實還是有點緊張。畢竟這是學長們的最后一場火炬杯,還是希望能夠以一場勝利為他們送行吧。”那場比賽的第一局,小伙子們并沒有像我們想的那樣輕松取勝。場邊的觀眾有些擔心,但是卻用更加激情的助威聲為球隊加油。第二局異地再戰,他們一掃之前的低迷,將各種技戰術發揮地行云流水,最終以25:7大比分戰勝對手,現場的氣氛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問及兩局比賽之間發生了什么,煒煒坦言:“我記得周熹學長對我說,那么多觀眾看著呢,我們打出一場精彩的球就夠了,輸贏都無所謂。”決勝局,比分一直咬得很緊。11:10后,他們叫了一個暫停。那個時間,很多前兩節有課的我院學子從外院一路奔跑到宋卿,場地的四周已經圍滿了人。暫停后,他們沒有再給對手機會。伴隨著“外院必勝”的口號,他們打出了整場比賽最精彩的幾個球,最終以大比分2:1逆轉取勝,獲得了第三名。

    對于今年的整個賽程,煒煒說:“今年球隊里有幾個畢業生,大家都面臨著不同的壓力。我上學期一直在復習考研,練球的時間比以前少了很多;劉莫塵學長在開賽前一周才回到武漢;劉洋在半決賽前一天還在北京參加考研的復試;斐哥現在又在上班,工作壓力也不小。其實我們的隊伍并不在一個最好的時候,能夠取得這樣的成績其實已經不容易了。”連任三屆排球隊隊長的陳煒煒彼時已經比較平靜了。對于即將離開的學長,他這樣說:“我覺得到球打到這個份兒上,其實已經無所謂輸贏。對于學長們來說,排球早已遠遠超越了一項運動。那是一份事業,值得我們付出所有為之拼搏。”

    比賽已經結束了,學長們終將離開,但是外院男排,還要繼續前進。

    “那年金秋,我遇見外院男排,從此,他成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

    2012年10月的新生排球賽后,煒煒跟著學長們參加了外院排球隊的訓練。“我當時覺得排球隊的氛圍特別好,學長學姐們都很耐心,所以就決定留下來”。當時的煒煒也許并沒有想到,這樣一個決定幾乎改變了他的生命。比起籃球和足球,排球在中學的普及率并不高,男排的隊員們基本上都是零基礎,煒煒也不例外。排球的訓練是辛苦而枯燥的,一周五到六天在梅操排球場高頻率的練習,從最基礎的動作開始做起。提到那時的煒煒,球隊的老人們這樣評價:“他那個時候身體素質和條件其實都不算好,但是這孩子就是特別乖,說什么做什么,而且練得很勤奮。”也許,就是這樣的勤奮,讓條件并不突出的陳煒煒一點一點進步,成了12級所有隊員中第一個站上了“火炬杯”賽場的人。也正是因為這份堅定和熱愛,讓他從大二起就被委以了隊長的重任,而且一做就是三年。談到煒煒這幾年的改變,他的學長周熹這樣說:“煒煒從大二開始當隊長,連任三屆,承擔起了球隊的大部分繁瑣的事物。大一剛進來,梅操的人都說他打球一根筋,永遠不會動腦子;而現在,他卻已經承擔起了整個球隊。特別是大四這年,雖然一邊考研一邊打球,但他卻是球隊里進步最大的一個。”

    從“一根筋”的愣頭青,到如今的主心骨,煒煒的排球路當然不可能一帆風順。“有時候不是頻率或是投入時間的問題,而是一種嚴重的挫敗感。有的動作你想改,可你就是改不來;有的動作你想做,可你確實做不到。練習也時好時壞,有的時候有一點進步,有的時候卻又徘徊于瓶頸。”在煎熬中,他甚至開始懷疑,為什么自己要對一項完全不了解的東西這么努力,而這些努力還有可能根本沒結果?苦悶之時,隊友們的陪伴便成了一劑良藥。“在我猶豫的時候,有人告訴我:用這樣的方法練,可以的,不要急;有人和我一起重復那些簡單的動作,陪我度過漫長的練習歲月。”慢慢地,這些鼓勵和陪伴就變成了一種精神、一種力量,支持著他不斷積累,不斷摸索,取得進步,臻于至善。

    四年的本科生涯雖然已經進入尾聲,但煒煒的排球之路卻才剛剛開始。因為,排球于他,已成為生命了一部分。

    “那場比賽之后,我的心情難過到了極點;但也是那場比賽,讓我明白了自己的肩上承擔著怎樣的責任。”

    提到自己印象最深的一場比賽,陳煒煒有些激動。2015年上半年,又一屆“火炬杯”如約而至。很不幸,我們與當時的奪冠熱門動機學院分到了一組。也就是說,想要小組出線,就必須打贏除了動機以外的所有球隊。然而小組賽第一場,他們就對上了實力強勁的遙感學院。那時候,接應二傳周熹膝蓋受傷幾乎不能走路,無法上場。主力副攻孫斐由于熱身賽腳踝扭傷,雖然打著繃帶勉強能夠上場,但是無論是高度還是速度都不能保證。于是,煒煒成了那場比賽球隊可以依靠的最重要的進攻點,他的心理壓力有多大可想而知。最終,他們首戰告負,小組出線希望幾乎渺茫。

    賽后,煒煒十分難過,一個人在場邊啜泣。吃不下晚飯,他拿著一袋排球來到梅操,默默地練起了發球。拋球,擊發,拋球,擊發……一次又一次,不知道過了多久,仿佛不知疲倦。也許人難過的時候,只能潦草地用身體的酸痛來掩蓋吧。梅操,這個他夢開始的地方,在他最低落的時候,沉默地,無言地陪伴著他。

    不出意料地,球隊止步小組賽。賽后球隊聚餐時,煒煒仍然無法擺脫那場比賽的陰影。“我記得當時,我心情很差,一個人在默默地低頭,也不怎么說話。劉莫塵學長對我說:‘我會把最后的球給我最信任的攻手。’那一瞬間,我忽然釋懷了,原來我的隊友是如此相信我。就像翅膀上壓上重物的飛鳥一定會跌落一樣,我明白,其實是多余的顧慮壓壞了自己。”又一次失敗的打磨,將他鍛造地更加堅韌。身為隊長,肩負著整個球隊的責任,卸下不應有的包袱,再出發,定不負眾望。

    我其實沒想過能考這么好,在我猶豫的時候,是火炬杯的精神激勵著我,讓我迸發出驚人的力量,最終取得了初試第一名。

    大四上學期,煒煒站在了選擇的路口,不想過早步入社會,那么,是出國還是考研呢?這時,煒煒做了這樣一件事。他去問球隊的學長,如果自己留下來,對球隊會不會有好的作用。答案當然是肯定的。就這樣,他決定考研。復習了一個多月以后,一個突如其來的消息讓他猶豫了。法語系由于在保研時招生人數很多,留給考研的名額只有1個。1個名額,老天真的是跟他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煒煒的專業學習雖然并不差,但也并沒有優秀到那個程度。況且,考研本身就是一種冒險,這僅有的1個名額,即使是最優秀的學生也不可能保證萬無一失。那么,要放棄嗎?他不甘心!“我覺得當時真的就是那種火炬杯的精神出來了。我既然決定了,就是沖著第一去的,就像火炬杯,冠軍也只有一個,不能因為只有一個就選擇放棄。我努力了,即使最終沒能如愿,我也會選擇留在武漢工作,留在外院男排的身邊,幫助它走地更好。”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流淚了。雖然早就知道他考研的目的與球隊有關,但當他真正這樣說出口時,一種說不出的感動涌上心頭。面對人生的選擇,多少人糾結于各種因素遲遲無法做出決定。而他,卻因為如此簡單的一個原因,選擇了勇往直前。這也許就是外院男排的“火炬杯”情懷。

    如果有幸能夠留下,我一定會帶領外院男排重塑輝煌。我會將承載著前輩們希望的火炬傳遞下去。

    提到未來,煒煒的語氣是堅定的。“我記得打完遙感的那天晚上和電信聚餐時,我跟劉莫塵學長說:‘這輩子你給我當二傳真是委屈你了。如果有下輩子,我給你當二傳’。學長當時笑了一下,對我說:“別想那么多,記得,把球隊帶好。’我明白學長的意思,也不會辜負他的希望”。下學期,隨著四位主力的離開,陳煒煒和孫斐即將成為球隊里最老的成員。在這支隊伍中,除了大三的小黑,剩下的就都是15級的新生力量了。少了劉莫塵這個優秀的二傳,球隊也失去了這顆定海神針,前途,注定不會平坦。外院男排,究竟何去何從。

    “記得我們在打遙感的比賽時,全場觀眾都在為我們激情吶喊。那一刻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支持的力量。面對這樣的期待,我除了向前,別無選擇。外院男排其實就是把火炬從一輩人傳到另一輩人手上,那現在我和斐哥接過了這個火炬,就會不問前程,但行好事,在有限的時間內做出最大的努力。”這是陳煒煒給出的答案。聽到這里我不禁感慨,究竟是怎樣的堅持維系著這個團隊的運轉,又究竟是怎樣的力量支持這支隊伍的發展?不得不承認,當熱愛化作胸中的一股執著與肩頭的一份責任時,它的力量便是如此強大。傳承下去,是要求,更是信念。對于老隊員的離開,如簡楨所言:“我們積極相聚也毫不掙扎地品嘗離別,遂能把擁有的辰光化作分分秒秒的驚嘆。”在前行路上,必然有人要離開,男排的小伙子們會銘記這些默默奉獻的好兄弟,并將他們的偉績化作鞭策新人的動力,激勵著他們將火炬永遠傳遞。

    講到這里,故事進入了尾聲。在這個故事里,我們看到的是一個球隊的曲曲折折和一個隊長的倔強成長。成長,一個多么美好又富有活力的詞語。不要總想著去回避生活中的困難,迎難而上戰勝他們,總會撥云見日。我們應該學會去珍惜每段經歷、每份熱愛和每個并肩作戰的朋友,要知道,世間千千萬萬的人和事,唯有它們能夠出現在我們的生命里是多么的幸運。小長假后,煒煒即將迎來他的考研復試。我們在心底默默地祝福他,相信,上天一定會眷顧永不服輸的他。我們更加相信,懷揣著前輩的囑托與期待,陳煒煒和他的外院男排,定會在一條注定充滿了艱辛的道路上,綻放出更加奪目的光芒!

    (撰稿:劉迪 唐詩雨)

    新贝彩票